首页

产经

快三318数字顺口溜

快三318数字顺口溜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快三318数字顺口溜 -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快三318数字顺口溜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广告人商城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发改委:猪价可能会一定幅度上涨 不必高估对CPI影响

深圳信用网 昨天08:18 46.3万+

银行IPO不断提速 16家银行正排队

52鲜花网 昨天08:18 69.1万+

猪价现拐点、亏损创新高 牧原股份说有三大不利因素

大联考 昨天08:18 36.4万+

易纲: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稳定

海南在线 昨天08:18 34.1万+

四川攀枝花突发森林火灾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

热书吧 昨天08:18 52.5万+

日本学者:美贸易保护主义危害世界经济

海龙国际 昨天08:18 596.7万+

重磅!中国移动: 全力打造新型智慧城市运营商

椰树集团 昨天08:18 2.4万

这所高校图书馆提示雷人:女生穿吊带影响男生学习

影音先锋 1天前 54.7万+

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加5G建设?加拿大:不会被迫做出决定

东方论坛 昨天08:18 53.9万+

IPO审核连续7周过会率100% 因何过会率高启?

咖世家 昨天08:18 2.3万

凤凰古城游客落水 景区船工十几秒内成功施救

虚商在线 昨天08:18 3.4万

吉林厅官被查 任职通化时的党委政府一把手均落马

东芝中国 昨天08:18 88.7万+

华为行业市场总监:5G是中国科技树扎根最重要的机会

今日头条 2020-03-29 71.8万+

快讯:港股恒指跌逾1%失守28000点 华为概念大跌

全球品牌网 昨天08:18 90.6万+

手机设备股下挫 通达集团跌逾4%创4年半低

中航电测 2020-03-29 33.5万+

5月就业增长大幅放缓 美联储或被迫紧急降息

91助手 昨天08:18 760.2万+

孙宇晨又炮轰王思聪:搞直播倒闭的敢骂还在创业的?

企查查 5小时前 0095

因整改不力等问题 贵州天柱县9名干部被问责

全球花木网 昨天08:18 822.3万+

营收增速跑赢行业 百度投入换增长的策略开始奏效

海峡网 昨天08:18 8.3万

凉山木里再起山火 100名消防战士机动390公里驰援

上海消防网 2020-03-29 5.2万+

国民党初选公约曝光:禁脱党不挑衅 不请客送礼

安威士 前天08:18 80.1万+

端午假期影响一周市场的10大消息(新股+点评)

酷狗KTV 6小时前 203.2万+

在印度被指侵权后,华硕ZenFone 6改名“华硕6Z”

买空间网 前天08:18 63.4万+

本轮成品油价下调几成定局 或刷新年内最大跌幅

因果树 前天08:18 58.7万+

安徽一大学食堂现黑暗料理:蚂蚁蒸鸡蛋你敢吃?

路由器卫士 7小时前 83.2万+

德国官员重申:5G建设不会排除华为

盛大云计算 2020-03-29 38.8万+

黑龙江一铁矿透水事故已34人升井 仍有9人被困

易贤网... 昨天08:18 336

1973年 贝聿铭一生最糟糕的时刻

天堂图片网 昨天08:18 7.4万

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日本福冈闭幕

惠州赶集网 昨天08:18 9.8万

ST海马甩卖400套房产背后 扭曲的楼市投机仍需纠偏

上海到喜啦 昨天08:18 330

男子酒后与人争执驾车接出警民警 因危险驾驶获刑

中山团购网 昨天08:18 34.4万

英媒:英国首相将在脱欧协议表决后设定辞职时间表

味多美官网... 3小时前 85.1万+
为您推荐中
暂时没有更多了……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